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活动

孙凤云:一门多英烈,忠勇赴国难

时间:2019-08-15

  出生于定陶区滨河街道孙庄村的老党员孙凤云,有着70年的党龄。老人质朴和蔼,说自己虽然名字秀气,但在战场上却一点儿也不含糊。8月7日,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来到了孙凤云老人家中,听他讲述了难忘的革命岁月。

  亲人,在苦难中流血反抗

  “当年日本人在我们村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,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被推进大深坑里,土埋在身上、没过头顶,最后连哭喊声也被吞噬……那时候我天天做噩梦。”孙凤云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见闻,满眼悲切。

  据孙凤云介绍,他的父辈大多是革命战士,哥哥也不例外,有的参加了地方部队,有的参加了红军,都想为革命献出绵薄之力。在他们的影响和感召下,孙凤云加入了儿童团,并担任团长一职,负责传送情报。为了躲避日本人和汉奸的眼线,他经常在夜里行动。“当时虽然年龄小,但我知道,手里的情报比自己的命都重要,宁舍命也不能舍情报。”孙凤云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,语气坚定而自豪。

  “可怜了我那小外甥,他刚成年就加入了八路军,跟随大部队在曹县打小日本和汉奸,结果牺牲在战场上。我听他的战友说,他年龄虽小,但面对敌人从不退缩。”忆及自己的外甥,孙凤云哽咽地说。

  采访中,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注意到,孙凤云的妻子朱丙云站在一旁偷偷抹眼泪,便问其原因。“我父亲当年也惨死在汉奸手里。当时我还小,得知父亲被抓后,母亲想用家里的所有积蓄换取父亲的自由,等到的却是他已惨死的噩耗。我还记得,母亲发疯般在死人堆里翻找我父亲的尸体,却没有找到……”朱丙云说不下去了,转过身悄悄地掏出手绢擦拭眼泪。

  627c3b93df9a4ce3ffd002339af2f676.jpg

  战争岁月里的残酷与温情

。乡亲们很热情,主动为战士们做鞋袜,没黑没白地赶工。有些年纪大的老太太眼睛花了,看东西模糊,但还是坚持纳鞋底,她们说一定要让战士们杀敌人的时候有双舒服的鞋穿。”孙凤云老人感动地说。

  但是,战争永远残酷,孙凤云总也忘不掉运送伤员时的所见所闻。“我当时还负责运送伤员,那么多的担架却不够用。后方医院里也挤满了伤员,有的断了胳膊和腿,有的瞎了眼睛,地上全是血,一滩一滩,都来不及清理。”孙凤云说,伤员们痛苦的呻吟声充斥着整个病房,由于疼痛而扭曲的面部表情让人不忍再看第二眼。“我当时心里暗暗发誓:就算爬着,也要把负伤的战友背回医院,好让他们活下来。”孙凤云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。

  9e851f9836db32ea41e98af572545d64.jpg

  加入中国共产党便一生追随

  “1949年,听着收音机里毛主席宣布新中国成立了,我们都激动得掉下眼泪。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啊,要替那些死去的战友好好活着,替他们看看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。”也就是那一年,孙凤云在杨方根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从此便一生追随,无悔。

  “我的女婿也是一名共产党员。抗美援朝时期,他非要到前线去,虽然危险,但我们一家人都支持他。”孙凤云觉得,既然是党员就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职责。“那孩子命大,他们连队开车运送物资的时候遇到了空袭,前面的车爆炸了,后面的也爆炸了,他拼命驾车冲出了空袭圈,终于活着回来了。”孙凤云为后辈的不退缩感到骄傲。

  历经岁月的洗礼,而今,孙凤云和妻子朱丙云虽已至耄耋之年,但老两口的身体很是硬朗。他们自豪地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,门前的玉米作物都是自己种的,每年能够吃到自己种的粮食心里才踏实。

  老人育有2子2女,都很孝顺,他们经常去看望老人,为老人洗衣做饭,听老人讲当年的故事。“现在的日子好了,不打仗、不挨饿,我们老两口能过上这种好日子,这辈子值了。”孙凤云乐呵呵地说。

  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 郭长贺

  出生于定陶区滨河街道孙庄村的老党员孙凤云,有着70年的党龄。老人质朴和蔼,说自己虽然名字秀气,但在战场上却一点儿也不含糊。8月7日,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来到了孙凤云老人家中,听他讲述了难忘的革命岁月。

  亲人,在苦难中流血反抗

  “当年日本人在我们村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,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被推进大深坑里,土埋在身上、没过头顶,最后连哭喊声也被吞噬……那时候我天天做噩梦。”孙凤云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见闻,满眼悲切。

  据孙凤云介绍,他的父辈大多是革命战士,哥哥也不例外,有的参加了地方部队,有的参加了红军,都想为革命献出绵薄之力。在他们的影响和感召下,孙凤云加入了儿童团,并担任团长一职,负责传送情报。为了躲避日本人和汉奸的眼线,他经常在夜里行动。“当时虽然年龄小,但我知道,手里的情报比自己的命都重要,宁舍命也不能舍情报。”孙凤云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,语气坚定而自豪。

  “可怜了我那小外甥,他刚成年就加入了八路军,跟随大部队在曹县打小日本和汉奸,结果牺牲在战场上。我听他的战友说,他年龄虽小,但面对敌人从不退缩。”忆及自己的外甥,孙凤云哽咽地说。

  采访中,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注意到,孙凤云的妻子朱丙云站在一旁偷偷抹眼泪,便问其原因。“我父亲当年也惨死在汉奸手里。当时我还小,得知父亲被抓后,母亲想用家里的所有积蓄换取父亲的自由,等到的却是他已惨死的噩耗。我还记得,母亲发疯般在死人堆里翻找我父亲的尸体,却没有找到……”朱丙云说不下去了,转过身悄悄地掏出手绢擦拭眼泪。

  627c3b93df9a4ce3ffd002339af2f676.jpg

  战争岁月里的残酷与温情

。乡亲们很热情,主动为战士们做鞋袜,没黑没白地赶工。有些年纪大的老太太眼睛花了,看东西模糊,但还是坚持纳鞋底,她们说一定要让战士们杀敌人的时候有双舒服的鞋穿。”孙凤云老人感动地说。

  但是,战争永远残酷,孙凤云总也忘不掉运送伤员时的所见所闻。“我当时还负责运送伤员,那么多的担架却不够用。后方医院里也挤满了伤员,有的断了胳膊和腿,有的瞎了眼睛,地上全是血,一滩一滩,都来不及清理。”孙凤云说,伤员们痛苦的呻吟声充斥着整个病房,由于疼痛而扭曲的面部表情让人不忍再看第二眼。“我当时心里暗暗发誓:就算爬着,也要把负伤的战友背回医院,好让他们活下来。”孙凤云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。

  9e851f9836db32ea41e98af572545d64.jpg

  加入中国共产党便一生追随

  “1949年,听着收音机里毛主席宣布新中国成立了,我们都激动得掉下眼泪。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啊,要替那些死去的战友好好活着,替他们看看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。”也就是那一年,孙凤云在杨方根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从此便一生追随,无悔。

  “我的女婿也是一名共产党员。抗美援朝时期,他非要到前线去,虽然危险,但我们一家人都支持他。”孙凤云觉得,既然是党员就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职责。“那孩子命大,他们连队开车运送物资的时候遇到了空袭,前面的车爆炸了,后面的也爆炸了,他拼命驾车冲出了空袭圈,终于活着回来了。”孙凤云为后辈的不退缩感到骄傲。

  历经岁月的洗礼,而今,孙凤云和妻子朱丙云虽已至耄耋之年,但老两口的身体很是硬朗。他们自豪地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,门前的玉米作物都是自己种的,每年能够吃到自己种的粮食心里才踏实。

  老人育有2子2女,都很孝顺,他们经常去看望老人,为老人洗衣做饭,听老人讲当年的故事。“现在的日子好了,不打仗、不挨饿,我们老两口能过上这种好日子,这辈子值了。”孙凤云乐呵呵地说。

  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 郭长贺

达到当天最大量
日期归档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乐虎国际娱乐登录平台 | 信誉赌博导航 | MG视讯游戏平台 | sbf888 | 缅甸王者至尊真人娱乐 | 日博备用网址

    og东方馆注册在线平台 版权所有© www.christianlouboutinshoesoutlet-2013.com 技术支持:og东方馆注册在线平台| 网站地图